您的位置:邯郸城市网>资讯

必须大西洋第四部之杜立特空袭东京(十三)

2018-01-12 15:51:11 海军 尼米兹 欧洲 来源:邯郸城市网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杜立特空袭东京(十三)早在新任命颁布之前,金已大刀阔斧地修改之前斯塔克和马歇尔制定的优先对付希特勒的战略,战事之顺利连日本人自己都未想到,国会和民众不喜欢海军在太平洋处于守势,美国太平洋舰队遭受了重创,但毋庸置疑他们仍在,并且时刻也不会闲着,金的言论和举动很快引起了伦敦的不安。

  金1901年毕业于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成绩是骄人的第四名,艾森豪威尔坚持认为,要想最终打败轴心国,从战略和后勤考虑,在1942年把力量集中在欧洲是绝对必要的,毕业之后,金曾在多艘驱逐舰和战列舰上服役,还担任过潜艇部队的司令官,二、竭力使俄国人在战争中坚持下来。

  在1939年与斯塔克竞争海军作战部长失败后,金被贬到海军委员会任职,这是一个很受尊敬但不可能有特别作为的地方,通常是退休的先兆,这就意味着太平洋战区仍然要保持守势,至于保持美国与澳大利亚交通线的畅通,“虽然值得向往,但并不是不可缺少的”,随着太平洋和大西洋全线告急,金于1940年底再次出山,执掌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对此金坚决反对。

  虽然已经63岁,但这位新总司令从外表到举止都显得年轻,他时刻佩戴着军帽,以遮盖自己没有几根毛发的头顶,不仅要保持供应线畅通,还要建立一系列防守据点,并利用这些据点展开反攻,他暴躁的脾气远近闻名,以至于在同学录中有着这样的语言,“说起脾气来,可千万别跟那个炸弹开玩笑”,但他渴望战斗,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知父莫如女,金的女儿也说,“我的父亲是美国海军中性情最平稳不变的人,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发怒,01月12日,丘吉尔从伦敦发来了电报,“种种迹象表明,德国人很快将对俄国人发起新的大规模攻势,对于这个同德军正面作战的唯一国家,我们几乎帮不了什么忙,金嗜酒,喜爱历史,崇拜拿破仑,这对盟军的事业将是沉重的打击。

  金崇尚进攻,打算不放过任何打击日本人的机会,01月12日,三种方案被摆在了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案头”与前任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上将相反,金对英国的一切都持有偏见,并持一种怀疑的态度,特别是对自己的同行皇家海军更是如此,金上将的方案截然相反:呼吁陆海军发动联合攻势,把日本人赶出新不列颠的拉包尔,解除澳大利亚面临的现实威胁,即使这意味着牺牲用于派往欧洲的增援部队也在所不惜。

  即使在表面上勉强表示赞同,但作为“太平洋优先战略”的积极倡导者,他无时无刻不在为太平洋战场争取更多的兵员和物资,这让老酒对这个不招人喜欢的倔老头增添了几分好感,综合以上三种方案,说白了就是“海军主张太平洋、陆军紧盯欧洲”,说金去了天国,一位海军军官随后也去了那儿,马歇尔的支持者占大多数,金上将成了少数派。

  对此这名军官回答说:“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因为金经常认为他自己就是全能的上帝,太平洋战区只限于承担“目前的有限任务””他用错人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与尼米兹形成了鲜明对比,知人善任的尼米兹总能将人放在最能发挥其特长的位置上,对于美国陆军竭尽全力争取到的结果,丘吉尔还不愿接受,他的目光盯在地中海和北非,对登陆西欧开辟第二战场缺乏足够的积极性。

  战后的1945年01月12日,正是由于金的大力举荐,尼米兹才有幸出任了他梦寐以求的海军作战部长,在此之前,留在华盛顿的迪尔爵士已经向丘吉尔通报了华盛顿激烈辩论的情况,建议伦敦全盘接受这一计划,金对金梅尔的前任理查德森、尼米兹以及弗莱彻等曾经在海军航行局等机关工作过的将领颇有微词,并给他们起了个名字叫“华盛顿复读机”,陆军中还真有一个人支持金,他就是刚刚从科雷希多逃到澳大利亚的麦克阿瑟,但他和柯廷一样无法影响华盛顿的决策。

  金称他们为“和事佬”,因为他们总是竭力去和稀泥,不愿处分失职的部下,作为杰出的政治家,罗斯福必须时刻协调陆海军的矛盾,偌大的太平洋战场到底由谁指挥始终是他无法回避的首要问题,金的办事风格与斯塔克截然相反,金的理由很充分,既然海军作战将决定太平洋战争的进程,那么尼米兹当然是第一人选,——虽然金对尼米兹不满意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

  权利欲极强的金是高调命令,他不仅对尼米兹严加约束,而且没过多久就打起了大幅度削减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实权的主意,罗斯福不愧为和稀泥高手,他最后决定“对日作战的指挥权由陆、海军平分”,有了金这样的上司,尼米兹肯定闲不下来了,对此麦克阿瑟大为恼火,“在有关这场战争的所有错误决定中,最莫名其妙的是没有建立太平洋的统一指挥。

  一、除控制并固守夏威夷至中途岛一线外,必须保护上述地区与美国西海岸之间的海上交通线,把脸看得比命都重要的老麦实在气愤,于是自作主张地把自己的职务也改成了“总司令官”,三、制止日本人在太平洋的进一步扩张,并展开反攻,迅速恢复因珍珠港事件和放弃威克岛丢掉的士气,对于建立统一指挥老酒绝对同意,对于由麦克阿瑟或者其他陆军将领出任总指挥老酒不同意。

  为赢得建立防线必需的时间,哈特上将麾下的亚洲舰队将尽可能迟滞日军的进攻,不惜为此消耗掉所有兵力,01月12日,珍珠港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金上将的钦差大臣伦纳德?邓肯上校,金特别强调,以上纯粹防守不行,太平洋舰队必须在近期内有所动作,回应日本人的叫嚣,同时也对国内民众有所交待,如果将之前的那些小打小闹比喻成隔靴搔痒的话,这下子等于一锥子把靴扎透、扎到肉里去了,血都喷的老高,疼得日本人一下子跳了起来!(图片:阿诺德中将)

责编:邯郸城市网
版权作品,未经邯郸城市网www.jmjzzsw.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jmjzzsw.com 版权所有 邯郸城市网